陈某盗窃罪案
日期:2021-03-17    作者:admin    浏览次数:206
陈某盗窃罪案
【案由】
盗窃罪
【关键词】
盗窃 认罪认罚 不起诉
【案号】
花检刑不起诉(20215号
 
【案 情】
      20205月某日,陈某在某商场对面的某蛋糕店买完蛋糕,准备离开时发现其电动车旁边的白色电动车储物格内放有一部某果牌手机(经鉴定价值人民币3000元),遂临时起意,将该手机盗走,随后将该手机卖给在花山区移动未来城收手机的杜某某,得款300元。被害人田某发现手机被盗后立即报警。陈某经派出所民警电话通知后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了盗窃事实。事后,被盗手机被追回发还失主,陈某对田某进行赔偿并取得田某的谅解。
    上述事实,有扣押的手机物证、被害人陈述、杜某某证人证言、陈某供述和辩解、辨认笔录、谅解书、价格认定结论书等证据证实。
 
【检察院不起诉决定】
    经审查检察院认为:陈某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的行为,但犯罪情节轻微,且认罪、认罚,具有自首、退赔被害人的损失并取得被害人谅解的情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决定对陈某不起诉。
 
【律师观点】
    一、被告人行为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证据不充分。
    在被告人第一次供述中,被告人第一次拿到手机后又放了回去,再次拿到手机后还在现场转了一圈被告人的种种行为表示其在取得手机时内有犹豫如果被告人从一开始就想非法占有手机在得手后一定会第一时间离开而不在现场逗留。行为恰恰表明,其在取得手机时,仍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主观故意
    辩护人认为,如果当时发现失主被告人一定会归还手机,那么本案将会是不一样的结局。因此,被告人并非“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拿走手机,而是在取得手机寻找失主未果后,因侥幸心理萌生占为己有的想法。
 
    二被告人主观上未正确认识涉案财物的价值数额,不具有盗窃罪的主观故意。
根据被告人供述,被告人不知道涉案手机型号更不清楚价值。且被告人将涉案手机只转卖了300元,该数额符合其主观上对于涉案手机价值数额的认知。辩护人参考周光权教授《偷窃“天价”科研实验品行为的定性》,认为主观上将数额较大的财物误认为是价值微薄的财物而窃取的,不具有盗窃罪的故意,不成立盗窃罪。本案中被告人对于涉案手机的价值数额大小没有正确认知,其主观上认为该手机价值微薄,因此不具有盗窃罪的主观故意。
 
    三、被告人并未非法剥夺被害人对实力控制
公诉机关对案发经过描述用到了“顺手牵羊”,辩护人认为那么顺手牵的这个“羊”究竟是什么状态,直接影响本案的定性。如果该“羊”是在被害人的占有和控制之下,那么行为人的行为应定性为“盗窃”;而若该“羊”已经不在被害人的占有、控制下,那么行为的行为则不能定性为“盗窃”。而本案中,手机是被置于一个公共的、开放的场所,而且从物理距离上已经与被害人分离,事实上也已经脱离了被害人的控制。
    辩护人认为,盗窃罪区别于侵占罪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行为人是否实施了非法剥夺了被害人对财物的控制和占有的行为。回归到本案,手机是被害人遗忘在电动车上的,是被害人自己的行为导致其丧失了对手机的占有和控制,而与被告人无关。被告人是在被害人丧失对手机的占有和控制后,取得手机。被告人并未实施非法剥夺被害人对财务的控制和占有的行为,而仅仅是取得占有。
据上,辩护人认为,被告人的行为不符合盗窃犯罪的行为要件。
 
    四、本案案情显著轻微,尚未达到刑事犯罪立案标准。
   (一)被告人纯粹为临时起意,主观恶性小。
    首先,被告人的行为纯粹是临时起意。根据案件材料,被告人是在某蛋糕店购物后,取自己电动车时,偶然发现了被害人落在电动车上的手机,临时起意,拿走了手机。被告人没有实施任何盗窃犯罪的预备行为,说明被告人在发现手机前都没有任何犯意。
其次,是被害人过错引起被告的犯意。辩护人注意到,被告人的供述和被告人的陈述对于案发时手机状态的描述是相互映证的当时手机是放在电动车储物格中的,而电动车储物格是没有锁开放式的。因此,被害人遗忘手机才是引发本案的直接原因。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被告人一时贪念但是这种贪念却是被害人遗忘手机的行为而激发。
    (二)涉案手机鉴定价值有异议,辩护人认为:涉案金额并未达到立案标准。
辩护人认为,公安机关对涉案手机价值鉴定的方法和结果均不科学,对此表示异议。对涉案金额的鉴定,应当是针对涉案手机这个特定物本身,而不应当针对与涉案手机同品牌同款式同型号的种类物。所以价值鉴定应当是涉案手机折旧后的价格,或者案发时案涉手机在二手市场回收评估的价格,而不应当按照全新手机价格鉴定价值。在我国关于价格认定的各项法律法规中,均要求在价格鉴定时应当考虑工业产品(手机)的成新率、新旧程度。根据《关于印发《手机价格认定规则》的通知》第七条规定,“ 价格认定人员采用“市场法”进行价格认定时,应通过市场调查选择3个或3个以上与涉案手机品牌、规格型号相同,交易时间相近,成新率相当的手机作为参照物,并应考虑价格认定事项中手机交易情况、交易时间、使用状况、新旧程度、版本种类、内存储量、外置配件情况、机身颜色、保修情况等因素分析比较涉案手机与参照手机之间的差异并进行相应调整,从而确定涉案手机的价格。”显然本案的价格鉴定完全没有考虑涉案手机的成新率,所采取的鉴定方法和依据均不科学,辩护人申请重新鉴定。同时,辩护人认为,如果考虑涉案手机的成新率,涉案金额应当低于盗窃的刑事立案标准。
    (三)依据《刑法》第十三条规定,本案情节显著轻微,不认为是犯罪。
根据《刑法》第十三条的规定,“但是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而本案中被告人系初犯、偶犯,涉案手机亦被追回,被告人也主动退赔了被害人损失,并取得了被害人谅解,案件情节显著轻微,依据前述规定,不认为是犯罪。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本所介绍 | 新闻中心 | 律师团队 | 典型案例 | 法律文书 | 律师咨询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安徽长城律师事务所 联系电话:0555-2359198 2356899
地址 :中国·安徽省·马鞍山市雨山路生化新村一栋七层 邮 编:243000 网址:http://www.ahcclssws.com  邮箱:ahccls9610@126.com
皖ICP备050012586号